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全球价值链视角下的国家创新能力发展
发布时间:2017/8/14 14:54:10来源: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网分享到

  【编者按】 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创新越来越成为提升国家和区域竞争力、推进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源泉,创新不断刺激新的经济增长点,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竞争本质上就是创新能力的竞争。厘清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与其创新能力之间的关系,对提升国家创新能力,提高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增强国家竞争力有重要的意义和作用。本期信息速递通过近10年的WIPO全球创新指数剖析我国创新能力的变化,并从全球价值链的视角对国家创新能力发展进行新的解读,发现一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与其创新能力呈正相关关系,进一步从制定和落实创新制度、主动融入全球创新链、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提出政策建议。

  2016年WIPO全球创新指数报告以“全球创新,致胜之道”为主题,指出创新以及创新政策对国家经济的增长和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创新能力也成为国家竞争力的重要体现。在全球生产分工发展变化过程中,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竞争逐渐转变为创新能力的竞争,通过创新发展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实现全球价值链中位置的提升,对增强国家竞争力,推进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一、我国创新能力发展变化

  自2007年开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康奈尔大学和英士国际商学院(INSEAD)每年都会联合发布全球创新指数(GII)。WIPO全球创新指数主要对国家创新投入和创新产出方面的各项指标进行衡量,通过对各项指标的简单平均,得到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的全球创新指数得分,进而根据得分进行全球创新排名,这一排名也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体现。2007年以来,其评选主题涉及创新的重要性、创新的地区动态、创新中的人才要素、促进发展的有效创新政策等,这些主题越来越强调创新对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性。2016年报告指出,当前经由全球化网络开展的创新活动比例不断上升,创新不断刺激新的经济增长点,说明创新已成为全球可持续发展的重大趋势。通过对2007-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进行分析,发现我国在创新能力方面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变化。

  (一)我国与高收入经济体差距逐渐缩小。

  2007-2016年,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经济体的创新指数排名中,排名在我国前面的均为高收入国家,我国始终保持着中上游水平,排名处于中等收入经济体中的第1位,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经济总量不断增加的同时,创新能力也呈现波动上升态势(见图1)。

                  

  2016年,随着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不断实施推进,我国在全球创新指数排名中达到历史最高排名,位于世界第25位,较上年提升4位,在东南亚、东亚及大洋洲地区排名第7位。《二十国集团(G20)国家创新竞争力发展报告(2015-2016)》显示,美国、英国、日本的国家创新竞争力位列G20成员的前3位,我国排名第9位,是G20集团国家中唯一进入前10位的发展中国家。

  (二)商业成熟度优势明显,创新制度投入有待提高。

  创新投入次级指数包括制度、人力资本和研究、基础设施、市场成熟度以及商业成熟度五个方面,主要衡量促使国家创新活动形成的相关环境要素。近年来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提出,我国不断加大各方面的创新投入,为创新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和环境。在人力资本和研究、基础设施以及市场成熟度等方面均保持中等偏上水平,凭借知识型工人等评价项目的优异表现,商业成熟度发展迅速,但制度一直是我国创新投入的短板,尤其是相关监管环境的构建,在全球排名中处于落后水平。

  从整体上看,近年来我国在创新投入方面不断进步,2016年在128个国家和经济体中排名第29位(见图2)。在五个衡量指标中,2008-2016年,人力资本和研究、基础设施以及市场成熟度的平均排名分别为第48位、第43位和第42位,处于全球中等偏上水平,其中教育、普通基础设施以及贸易、竞争和市场规模等评价项目排名全球前列,是我国的优势所在。在商业成熟度方面,我国具有较大优势,2016年排名全球第7位,尤其是在知识型工人这一评价项目中排名全球第1。在制度方面,2008-2016年平均排名第91位,一直处于全球中等偏下水平,制度要素中的监管环境排名107位,是我国的劣势所在。

                   

  (三)知识和技术产出成效显著,创意产出不足。

  在创新产出次级指数方面,主要包括知识和技术产出以及创意产出两个方面,代表创新活动在经济中的结果。我国在知识和技术产出方面表现优异,处于全球领先水平,在知识的创造和知识的传播方面能力不断增加。在创意产出方面虽取得了较大进步,但基础较为薄弱,尤其是在创意产品和服务方面有多项指标处于劣势地位。

  从整体排名上看,我国创新产出排名波动较大,2016年在全球128个国家和经济体中排名第15位(见图3)。其中知识和技术产出表现优异,2010-2016年平均排名全球第6位1,在知识的创造以及知识的传播中有多项评价项目位列全球第1。创意产出方面,2010-2016年平均排名全球第58位,2016年,网络创意排名第92位,创意产品和服务排名第38位,与高收入经济体还存在较大差距。

                    

  二、全球价值链与国家创新能力

  当前,全球分工的显著特征就是产品内分工,产品生产的不同环节被划分到不同国家,逐渐形成包括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制造以及产品营销等环节的全球化生产网络。在这一过程中,全球价值链逐渐形成,具有较强科技实力的国家处于价值链的上游位置,科技实力较弱的国家则处于价值链的下游位置,造成这一差异的根本原因在于国家创新能力的差异所带来的增加值获取能力的不同。

  随着创新驱动发展的深入推进,生产要素的流动不断加速,激烈的竞争会倒逼产业提高效率、实现转型,进而激励高技术产业的产生。伴随着产业的转型发展,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角色也会发展转变,产业逐渐由生产制造环节向研发设计和市场推广等环节发展,从而推动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位置的提升。比较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以及国家创新指数排名,可以得出我国创新发展呈现以下几方面规律。

  (一)我国全球价值链位置与创新能力基本呈正相关关系。

  在对比研究中,创新能力用2007-2016年WIPO全球创新指数表示,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用上游度表示2,通过2007-2016年我国平均上游度指数和全球创新排名散点图(见图4)可见,随着我国创新排名的不断提升,上游度指数呈现变小趋势,表明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逐渐提高。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与创新能力之间基本呈正相关关系。

  2005年,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05年本)》,我国产业结构转变进入提升发展阶段,之后,根据国家产业发展的实际情况,指导目录做了多次修改和调整。经过10年的发展,我国产业结构不断向合理化和高级化两个方向发展,产业的创新能力也不断增强,与此同时,我国在国际分工中也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不断提升。因此,创新能力的增强会促进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位置的提升,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位置的提升也会对创新能力产生积极推动作用。

                   

  (二)传统产业创新发展是提升价值链位置的基础。

  2016年上半年,我国产业结构持续调整,服务业、新兴产业等第三产业不断发展,创新对经济发展的推动力持续增强。但从整个国民经济发展来看,现阶段,第二产业仍是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来源,第三产业还很难成为支撑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互联网+”和工业4.0时代的到来,更有力地说明了传统产业的创新发展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关键,也是提升全球价值链位置的基础。从产业的实际发展情况看,我国某些装备制造领域处于全球价值链低端位置(见图5),影响着国家竞争力的提升和创新发展的整体进程。作为传统的制造业大国,应以传统优势产业为基础,通过创新发展提升优势产业在价值链中的位置,为国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奠定基础。

                    

  (三)高技术产业发展是提升价值链位置的持续动力。

  随着精密医疗、清洁能源和节能技术、互联网科技等新兴产业快速发展,创新发展与高科技之间联系密切,高技术也逐渐成为全球价值链中高位置的代名词。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我国在创新投入方面力度不断加强,但创新产出与高收入经济体差距较大。因此,在推动传统产业创新发展的同时,应注重高技术产业的培育和发展,进而不断激发创新的活力,增强创新信心,培养创新理念,引领我国的产业创新发展,使高技术产业发展成为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位置的持续动力。

  三、对我国创新发展的启示

  当前,全球创新活动日趋活跃,创新呈现新格局。创新活动对技术的要求不断提高,亚洲国家在新技术方面不断赶超,全球创新版图呈现扩张趋势。新的全球创新格局为我国整合全球创新资源,持续推进创新技术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因此,在全球创新发展和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背景下,应从以下几方面着手,不断推进国家创新发展,进而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

  (一)制定和落实国家创新制度是提升国家创新能力的基础。

  自十八大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后,我国创新能力得到显著提升,2016年,创新效率迅速提升,位列全球第7位。作为创新大国的美国,2015年颁布了新版的《美国国家创新战略》,进一步强调了政府在创新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并鼓励民众的自由创新发展,2016年,美国的创新排名回升至第4位。创新战略和制度的制定和实施,对国家创新能力的提升发挥着重大作用。

  国家创新制度的制定和落实是创新投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创新思想的不断进步,创新体制的持续更新,创新环境的完善发展是提升国家创新发展能力的本质要求。与此同时,我国还应注重创意产出方面政策的制定和落实,为提高创新产出水平奠定基础。

  (二)主动融入全球价值链是提升我国创新能力的根本选择。

  我国在世界上的创新排名不断提升与积极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有着密切联系。随着全球化网络开展的创新活动比例不断上升,更多的创新活动是通过全球价值链完成的,因此,主动融入全球价值链,加入全球创新发展的变革之中,是提升国家竞争力的选择也是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位置的根本选择。在创新发展的过程中,应通过采取人才培养、加强合作、文化氛围的形成等多方面措施完善创新体系,加强国际交流合作,从而明确我国在全球发展中的战略定位,结合实际国情,走出适合我国的创新发展路径。

  (三)产业转型升级是创新推动全球价值链位置提升的必然要求。

  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最关键的是要实现产业的创新发展。在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背景下,产业发展也迎来了重要的转型时期,“世界工厂”的功能也逐渐向东南亚国家转移。在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中国产业发展报告2016》中指出,2015年,我国服务业在GDP中所占的比重超过了50%,成为国民经济中最大的产业,但报告同时指出,服务业还难以作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引擎发挥作用,需要发挥工业和服务业的“双引擎”作用。因此,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位置既要靠科技产业突破创新,又要靠传统产业创新发展,这不仅是新时期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有利于构建开放协同的创新网络、打造高端引领的创新增长极,进一步推动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创新发展,提升国家竞争力。(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 傅利平 何兰萍 吴凡)

  本文仅代表研究基地专家观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注释】

  1 由于2008、2009年此项指标统计口径不同,因此不具有可比性。

  2 通过WIOD提供的世界投入产出表对我国1995-2011年的产业平均上游度进行测算,上游度是指某一产业与最终消费使用的平均距离。目前,WIOD数据为1995-2011年,上游度仅能测算到2011年,为保证二者之间关系在时间序列上的可比性,研究根据已有数据预测2012-2016年我国产业平均上游度情况(采用灰色预测方法进行预测)。

  3 2012-2016年平均上游度指数为预测值。

  4 采用2011年WIOD投入产出表数据,对各国电子和光学设备制造业的增加值率及上游度进行衡量。

中国知识产权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82803888-6002 邮箱:nipso@cipnews.com.cn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5001074号-6